• 天堂到地獄只需走錯三步:阿根廷的哭泣告訴我們

    發布時間: 2019-08-14 23:48:43 來源: 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欄目: 美股新聞 點擊:

    文章來源:譚校長投資進化論??文/譚校長一百年前,美洲流行一句話,你富得像個阿根廷人。當時的阿根廷是世界第七大經濟體,憑...

    文章來源:譚校長投資進化論文/ 譚校長

    一百年前,美洲流行一句話,你富得像個阿根廷人。

    當時的阿根廷是世界第七大經濟體,憑借農產品和礦產出口,潘珀斯草原上的這個風光迤邐的國家,是拉美首富,也是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地方之一。

    阿根廷的國土面積280萬平方公里,排名全球第八。森林多,草原多,氣候好,礦藏也多,金銀銅鐵煤,還有天然氣和石油。阿根廷也被成為“世界糧倉和肉庫”。

    七年前,我在阿根廷的首府布宜諾斯艾利斯點了一份牛排,上菜的時候,發現那一塊牛排大得需要兩頓才能吃完。當時我不由得發自內心的感慨,不愧是“世界肉庫”。

    但是,最近的這一周,阿根廷人過得很慘。如果你是阿根廷股市的股民,一天之內你的財產就可能縮水了一半。

    兩天前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了,阿根廷的官方貨幣比索一天貶值了32%,阿根廷股市指數單日下跌超過30%,同時債券市場也大跌,所謂股債匯三殺。股指下跌疊加匯率貶值,相當于股票市場以美元計價的市值,一夜之間蒸發了一半多。

    這樣的動蕩真是如同煉獄一般。

    事實上,類似的危機在阿根廷已經反復多次上演,2018年上演過貨幣大貶值,2001年上演過經濟危機。再之前,上世紀80年代也曾上演過大危機。

    從一個數據,你就能直觀感受到阿根廷的經濟這幾十年有多糟糕——1950年,中國臺灣地區的人均GDP還不及阿根廷的五分之一,而到了2000年,前者的人均GDP達到后者的兩倍。

    天堂是怎么變成地獄的?阿根廷的眼淚能帶給我們什么樣的經驗和教訓?

    表面上的原因很好找,比如這一次危機的導火索是,阿根廷的現任總統馬克里與對手費爾南德斯參與總統大選的初選,官方公布的初選結果,馬克里大幅落后,他在當晚的講話中承認初選失利。

    費爾南德斯是個民粹派,提倡寬松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員免費提供藥品,為普通工人提高工資等。聽起來對老百姓是好事,但是飽受創傷的阿根廷人民已經不信這一套。做這些都需要錢。但是已經欠了一屁股債的阿根廷政府,錢從哪里來?

    以上只是表面的導火索,如果我們想走得深入一點,阿根廷衰落的底層邏輯是什么呢?為什么自然資源豐富的的阿根廷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為了理解阿根廷的衰落,我建立了一個觀察模型——第一個要素叫做私人財產安全度,第二個叫做政局更替平穩度,第三個叫國家負債度。

    先看第一個觀察要素:私人財產安全度。

    經濟學家詹姆斯·羅賓遜做過一個研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水平,與私人財產安全度之間有明顯的正相關關系。

    這個規律在拉美地區的不同國家之間,呈現出如下圖表:

    阿西莫格魯等人的研究也證實,窮國和富國之間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是由不同的經濟制度造成的。而且,他們更明確地指出,如果以財產權安全程度相差懸殊的兩個典型國家比如尼日利亞和智利為例,它們在人均收入方面的差距,幾乎完全可以通過財產權安全程度來解釋。

    我們再來看阿根廷的一個典型特征,就是最高法院的司法獨立經常被破壞。司法獨立對于保護人民的財產權有著重要作用,所以,單憑這一點,就讓阿根廷人民很容易產生不安全感。

    從歷史來看,從1955年發生軍事政變開始,到1983年為止,政治體制每發生一次變化,最高法院核心成員都會來一次大換血。可以說,阿根廷的最高法院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化了,這一狀況一直以不同的方式延續至今。

    再來看第二個觀察要素:政權更迭平穩度。

    這一點,即使在動蕩不安的拉美國家中,阿根廷也算得上墊底。

    阿根廷是唯一一個分別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成功發動軍事政變,并且在八九十年代反復發動軍事起義的國家。而且,阿根廷的軍事政權還經常窩里斗。比如在1962年,1966年和1976年,阿根廷就分別出現了一個軍事政權取代另一個軍事政權的事件。

    政權的更迭經常以暴力的方式進行,這對于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傷害是極其顯著的,甚至是致命的。

    亞當·普熱沃思基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認為對于經濟發展而言,政治制度是否平等還沒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能否不動用暴力而依據一定的規章制度來解決矛盾,即使這些制度不夠公正,這些規章充滿偏見。

    他對拉美國家的量化研究表明,在依照憲法規定進行政權交接的997年里,拉美國民收入平均增長率為1.93%,而在政局動蕩的631年時間里,增長率僅為0.94%。

    由此可見,高風險的政治環境對于整個拉美地區的經濟影響很大,阿根廷就是其中典型。

    第三個觀察要素,國家負債度。

    在經歷了無數次軍事政變和窩里斗之后,阿根廷終于在1983年底回歸了民主政治道路。但是自那以后,也沒有過上好日子。

    它經常性地陷入兩種惡性循環。

    經濟上:經濟危機—恢復增長—停滯不前—再度危機的循環。

    政治上:制度危機—出現恢復的希望—覺醒—危機再次來臨—集體憤怒的循環。

    最典型的表征,就是債務的急劇增長。

    來看一組數據。

    從上表中可以看出,截止2018年一季度,阿根廷的外債比上外儲的比例已經高達447%,外債比上GDP的比例也搞到41.8%。

    這樣高的債務比例,實際上已經進入了借新債還舊債的惡性循環。

    更何況,阿根廷所欠的債務,絕大部分是美元債和外幣債,如下圖所示。

    所以,當美元升值,資本外流之時,阿根廷就像颶風中的一艘小船,命運完全不由自己主宰,隨時可能爆發債務危機。

    那么,阿根廷是如何進入這樣的高債務的惡性循環的呢?

    可以說,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阿根廷政府在花錢方面的自律性是極差的,同時又缺乏外部約束的有效監督。

    在阿根廷,政府花錢的一個基本路徑是——首先會挪用社會保險基金。然后,當這些資金被用完的時候,政府就開始大量印刷鈔票。最后,當惡性通貨膨脹出現,這種方法無法繼續使用的時候,就通過舉債來維持國家運轉。

    政府如此行為,納稅人也不傻。所以納稅人會通過偷稅漏稅來表達他們的不滿。

    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呈指數增長的通貨膨脹讓阿根廷人民對貨幣產生了抵制心理。當時的年度通貨膨脹率急劇攀升:1979年時為154%,1989年時增加到了3139.3%,1990年時為1817.8%。如此混亂的經濟狀況動搖了基本的社會基礎,很多低收入群體遭到排斥,從而被邊緣化。與此同時,那些有著足夠收入來納稅的群體也開始采取另一種防御性態度:偷稅漏稅。

    偷稅漏稅——這種拒絕履行政治義務的行為往往有著深層的原因,即納稅人認為國家未能很好地完成它應負的職責。換句話說,因為國家不尊重已經簽訂的社會契約,不能提供有效的公共服務,所以,個人就決定不再納稅。而稅收收入的減少又破壞了國家提供公共產品的能力。

    又是一個惡性循環。

    舉例來說,如果我們看一看增值稅(它是間接稅中最重要的稅種)的繳納情況,就會發現:在最近這些里,阿根廷應繳但卻未繳的增值稅至少要占到全部稅收的25%——1997年占26.7%,2000年占27.9%,2001年占29.6%,2002年占34.8%,2003年占32.3%,2004年占24.8%。

    政府不斷舉債,不斷違約,信用越來越低,而民眾則通過偷稅漏稅來拒絕履行義務。這樣的反饋循環不斷推進,阿根廷的債務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以上就是基于私人財產安全度,政局更迭平穩度,國家負債度的三要素模型的觀察和分析,希望能為當下的局勢提供一些借鑒。

    回想起七年前親眼見過的這個美麗的國家和熱情的人民,真希望它能早日走出泥塘。

    參考文獻:

    《落后之源:詮釋拉美和美國的發展鴻溝》 弗朗西斯·福山

    《為什么一些新興市場老出事兒?——阿根廷、土耳其現象背后的深層次原因》 興業證券研究所

    本文標題: 天堂到地獄只需走錯三步:阿根廷的哭泣告訴我們
    本文地址: http://www.nbhechuang.cn/usstock/696802.html

    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

  •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 微信掃一掃贊助
  •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
    聲明:凡注明"本站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版權均屬寧波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但務請注明出處。
    和信貸在印尼投資的網貸平臺上完成旗下P2P公司注冊返回列表
    Top 王中王手机论坛王中王论坛班